静海党员在线> 静海党史

静海革命史(第三章 津浦支队开辟“治安区”)

2011-03-08 15:56:30 http://www.jh12371.cn/ 来源: 

第三章   津浦支队开辟“治安区”

  

1941 年至1942 年,冀中根据地已进入反对日军“蚕食”斗争的艰苦阶段和1943 年的恢复时期,为了粉碎日伪军的“蚕食”,巩固和发展冀中抗日根据地,冀中八军分区根据党中央、毛主席关于“向敌后之敌后挺进”的指示和冀中军区党委关于反“蚕食”斗争的部署,组织了三支武装工作队,从1942 年初开始,向八军分区的边缘地区挺进,开展政治攻势、宣传群众,骚扰打击敌人。为了迷惑敌人,分别给这三支武工队起了番号:一支叫渤海支队,主要活动于青(县)、沧(县)、交(河)地区;一支叫清河支队,主要活动在大清河及大清河以北地区;一支叫津浦支队(1943 年改称津南支队),主要活动在现天津市南部地区。这里主要写津浦支队在静海县的活动。

 

第一节  津浦支队的组建

  

津浦支队于19421 月建立,其成员由三部分组成:一是分区武装侦察连约100 人;二是分区三十团的便衣侦察队五六十人;三是从分区政治部的敌工科和锄奸科抽调的一部分人员约20 余人。总共200 人左右,军分区任命李轩为支队政治委员,吴刚任支队队长。   

为了工作方便,津浦支队还将部队分成二部分:一是武装工作队有手枪和大枪队员150 人,赵庆云任队长,李庆林(杨山泰)任指导员;二是地方工作队,有20 余人,吴刚兼任队长。   

根据八军分区领导指示,津浦支队的任务是,以文安洼为基地,向敌人的“治安区”,即王口、子牙以东地区的敌占区静海、独流一线展开政治攻势,骚扰敌人,宣传群众,开展伪军工作。  

津浦支队开始活动的地区大体是:西自子牙河两岸,东到渤海边,天津至塘沽铁路以南;青县娘娘河、捷地减河以北的广大地区。津浦铁路纵贯其中,又把这个地区分成路东和路西两部分。   

津浦支队一行200 余人,从分区所在地白洋淀出发,夜行晓宿,穿过敌人封锁沟,绕过敌据点,向东北方向急行军,路过津保公路,沿子牙河岸边北进,迅速来到大城、文安、静海三县联结的游击区地域以文安洼苇塘为基地,准备向子牙河以东地区开展工作。   

津浦支队进入子牙河以东地区后,侦察了解到的情况是,日军占领天津和津浦铁路、控制子牙河两岸以后,把这个地区变成了所谓的“治安区”。敌人在这个地区建有各种武装,设立了据点和碉堡,东子牙、王口、坝台、台头等大据点由张耀勋和刘勋臣伪军头目把守,茁头据点由张兰亭伪军把守,静海和独流两镇由日伪军盘踞,国民党县政府与日军相勾结,在县、乡,村建立了一套严密的保甲组织,控制人民群众,稳固其统治基础。  

因这个地区靠近天津,又有苇塘洼地为依托,所以又是武装土匪活动的地盘。日军占领这个地区以后,一部分土匪武装投降了日军,一部分潜伏下来,暗中进行破坏活动。   

这个地区绝大部分是盐碱地,土地脊薄,除少数大地主外,多数村是佃户庄,农民群众无有立锥之地,靠租种地主的土地,维持最低的生活,因此阶级阵线非常分明。   

根据以上形势特点,支队领导制定了“打击恶霸、争取伪军、团结上层、扎根佃贫农”的开辟敌占区的工作方针。由于敌人统治比较严密,支队只能采取夜行晓宿,封锁消息的方式进行活动。

 

 

第二节  津浦支队活动在静海

 

津浦支队经过侦察,根据掌握的大量情况,制定了工作方针,决定到子牙河东地区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活动,震慑一下敌人。

1942 年三四月间,津浦支队夜间涉水过子牙河,比较顺利地来到静海县城西南方向距县城约有4 公里的邓庄子村。

 

 

邓庄子是静海县城西南的一个偏辟小村,村四周是广阔的平原,由于常年闹洪水,在村周围修起了丈余的护村埝。邓庄子距县城约4 公里,敌伪视其偏辟,无兵力设防。李轩和吴刚率支队来到该村作短暂的休整,把部队集中在只有四五户人家的一条小胡同里,并实行封锁,只准进不准出,以防走漏消息。原打算熬过白天,晚上把支队分成若干分队和小组,到各村去召开群众大会,搞一次大的政治攻势,震动一下敌人。

但支队的封锁,引起了村里敌情报员的注意,其伪装出村密报了静海县城的敌人。根据以往情况判断,敌人估计只不过是八路军的几个工作人员,所以接报后,就通知王口镇、大黄庄据点的伪军一块对邓庄子进行合围,并派静海的特务队骑自行车先行到村打探虚实。

正值阳春3 月,阳光和煦,气候宜人,支队的队员们在院内有的洗晒衣服,有的擦拭枪枝,有的在小声议论大的行动,有的在休息……

上午10 时左右,身穿绿军装、配带短枪的5 个特务进村后,直闯支队的驻地。支队的岗哨在院门里面,李轩政委住的房间恰好面对大门,对闯进院的特务早已警觉,先进院的两个特务一看满院都是穿灰色军服的部队,一下子傻了眼,没敢动枪。就在此时,李政委命哨兵将这两个特务抓了起来,在院外的特务见势不好仓皇逃出了村。   

津浦支队领导通过对被抓的两个特务进行审问得知,他们五个特务是王口、大黄庄和静海三个据点联合讨伐队的侦察兵。他们恼丧地说:“没想到刚进村,就做了贵军的俘虏”。经过教育,当场把他们释放了。  

  刚放走两个特务,支队侦察员急速向支队领导报告,静海的敌人已经靠近村庄。李政委立即命令部队迅速向村边展开,分别在村头、巷口、坑边苇塘隐蔽,对来敌形成三面包围之势,控制村南的一片开扩地,专等敌伪军进入支队伏击圈。   

从静海方向来的敌伪军探头探脑爬行到村边,距支队百余米左右时,被居高临下的支队发现,只听李政委一声令下:“打!”机枪、步枪、手榴弹一齐向敌人开火。敌伪军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打得蒙头转向。这时,支队官兵从村埝冲下来,高喊“缴枪不杀,八路军优待俘虏”!“当汉奸可耻,抗日光荣”!逼使敌伪军缴械投降。敌伪军一看八路军大部队真来了,很快乱了阵脚,吓得战战兢兢,纷纷举手缴械跪地求饶。此战仅用十几分钟就胜利结束,俘虏敌伪军70 余人,支队战士无一伤亡。   

临近中午时分,李政委决定率津浦支队撤回文安洼,遂押着俘虏向子牙河西岸转移,支队200 余人,加上70 多个俘虏,走在洼里的曲曲弯弯的羊肠小道上,队伍拉得很长很长,从王口和大黄庄据点赶来增援的伪军,看见八路军队伍这么多入吓得目瞪口呆也未敢还击,只好在离支队不远的路两侧,眼巴巴地看着津浦支队渡过了子牙河。支队回到苇塘基地后,教育俘虏要“身在曹营心在汉”,“中国入不打中国人,要为抗日出力”。随后将他们全部释放。   

邓庄子战斗是津浦支队进入静海县敌占区后的第一个大的战役,不仅大大地鼓舞了支队队员和当地人民群众,而且对整个地区的敌伪军乃至天津的敌人也有很大震动,使敌伪势力气焰有所收敛。通过这次战斗,邓庄子村的人民群众,亲眼看到了八路打败伪军的场景,个个眉开眼笑,奔走相告,主动和支队接触,问寒问暖,送水送饭,军民感情更加融恰,为津浦支队继续开展工作创造了条件。

 

 

邓庄子战役之后,津浦支队先后深入到子牙河沿岸的四堡、五堡,过子牙河后到贾口洼内的东、西贾口村、张庄子村,召开群众大会,积极开展政治攻势,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号召和动员群众参加抗日活动,同时在基础好的村庄,组织“秘密抗日团体”(简称秘抗团),只要是积极支持抗日,不管哪个阶层,支队都吸收,开展秘密抗日活动。在支队活动的子牙河以东地区,随着工作开展,“秘抗团”逐步发展,成为支队开辟工作时的基础力量。   

与此同时,对王口、子牙、茁头、滩里等据点的伪军加紧进行争取工作,在岗楼周围喊话,号召敌伪人员要“身在曹营心在汉”,应付敌人,帮助八路军,为人民群众做点好事,还向据点散发传单,宣传抗日战争必然取得最后胜利的道理,教育伪军要认清形势,为自己留条后路,为抗日做些有益的工作。这项工作有了较大进展,在邓庄子战斗中,支队抓到的俩便衣特务,其中一个叫任广海,经过教育释放后,他对共产党的宽大政策感恩不尽,后来主动地给津浦支队送过几次情报。由于支队自觉地坚持团结教育的方针,在抗日救国的旗帜下,一些上层人士主动为抗日出力,以民族利益为重,用不同的形式支持和掩护支队的抗日工作,此间,支队在独流、静海镇的上层人士中分别建立了一些关系。当时就和静海镇的情报站站长张子威取得联系,张以教员的身份,采取各种方式向支队送情报,在独流镇支队和伪军中的郭医生建立了关系。通过这些关系,支队可以了解天津敌人的一些情况,还可以在天津购买一些津浦支队需要的物资。 

对王口、子牙、滩里等据点的伪军工作也有了进展,因此,在1942 年日军对冀中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的拉网式的“五一大扫荡”中,津浦支队和工作人员没有遭到什么损失。

 

 

194251 ,日军集中了强大的兵力对冀中抗日根据地进行了残酷的“铁壁合围大扫荡”(即五一大扫荡)。在这次扫荡中,八军分区受到很大损失。分区司令员常德善和政委王远音以及分区二十三团和三十团的一些负责人都壮烈牺牲,分区领导机关转移到白洋淀。同年八九月间,津浦支队领导接到分区“速回白洋淀”的指示,正当支队集中到文安洼准备返回分区时,清河支队兰馨斋和郭遵义等领导也遵照分区指示,从大清河北把队伍拉到文安洼同津浦支队会合,两个支队会合后,兴高采烈地同向白洋淀转移。有一天,转移部队到达文安洼中心的司吉城村住下,吃完早饭,起程时发现从西南方向过来几条船,船上载满部队,当时以为他们是在此地区活动的兄弟部队,就派几个队员迎上前去联系,为防意外,把队伍拉到村南展开,隐蔽起来。正当支队派出联络的队员对来者呼喊时,对方开枪了,方知是敌人,于是部队立刻还击,敌人在支队强大火力阻击下,不敢还击,不敢前进。因支队主要任务是返回分区,不准备在这里打仗,加之敌人的火力和兵力相当强,消灭他们也不容易,所以支队打了一下就转移了,敌人也不敢追击。这次战斗,敌死伤20 多人,支队只有1 人受轻伤。19429 月,津浦支队到达白洋淀分区同领导机关胜利会合。

 

 

第三节   津浦支队重返文安洼

 

津浦支队到白洋淀同分区领导机关会合后,对敌人的“扫荡”和我们的反“扫荡”情况进行检查和总结,研究分析了敌人“扫荡”之后分区各个地区的形势,贯彻了冀中区党委和军区的911 会议精神。分区领导认为,津南地区在敌人的“五一大扫荡”期间,人民群众和部队没有受到什么损失,当地人民群众的情况也没有发生大的变化,所以决定,津浦支队重返津南地区继续工作,扩大解放区,在敌人的后方牵制敌人。

194210 月以后,津浦支队遵照上级关于“建立以白洋淀、文安洼、大清河一带之苇塘为主的游击根据地,逐渐向外扩张,恢复和开辟工作”的指示精神,从分区返回文安洼。这次回来,部队力量有所调整,原来的分区武装侦察连留了下来,另派一些工作人员充实工作队,加强地方工作的力量。   

1943 年春,津浦支队根据分区命令,改称津南支队,同时任命李轩为津南支队队长兼政治委员,吴刚负责工作队的工作。分区还派梁永泰(陈景宽)任支队特派员,随支队一起活动。支队下设大枪队,队长赵庆云;手枪队队长李成忠。

 

建 立 苇 塘 活 动 基地

 

津南支队二返文安洼时,任务和形势,与第一次进来时大不相同。第一次主要是以武装工作队的形式进行活动,开展政治玫势、宣传群众、教育群众、骚扰敌人,争取伪军,做好团结上层人士工作;而这次回津南,是要在这个地区长期存在下来,同敌人争取这个地区,把敌人的“治安区”变成游击区和解放区。   

第一次进入这个地区是以文安洼为依托,当时洼里有水,敌人。扫荡”就不那么容易,这次再来后,文安洼里的水逐渐干了。第一次进入这个地区时,敌人还不大重视,把主要力量放在“扫荡”冀中解放区,而这次回来,敌人对冀中“扫荡”已告一段落,同时,由于支队在这里的影响不断扩大,所以敌人对这支部队进行越来越频繁的“扫荡”和“围剿”。在这种情况下,文安洼这块基地就不那么可靠了,必须寻找一个更加安全的地点作为支队活动的依靠。   

津南支队选择了大清河以南的苇塘作为活动的基地。这个苇塘在大清河以南,安里屯、滩里村以东,黄岔、茁头以西,东西长约15 公里,南北宽约5 公里,苇子茂密。支队曾做过试验,用步枪射击,子弹只能穿一二十米,苇塘里除少数高地外都是水,行动不方便,出去只能靠几只小船,但便于支队隐蔽,而不利于敌人进攻。苇塘四周都是敌人的据点,但由于支队争取伪军工作做得比较好,这些伪军据点成了支队的“外围军”,不但对支队构不成威胁,而且还起到一些掩护作用,每当日军准备向支队进攻和“扫荡”时,往往能从这些伪军中得到情报,事先有所准备,敌人几次想在苇塘里消灭支队或撵走支队,目的都未达到。      

有一次,日军让伪军张兰亭的部队到苇塘清剿津南支队,张就带领伪军,一面假装清剿,对天呜枪,一面拾着供给支队的物品大喊:“我是张兰亭,给你们送给养来了!”在苇塘住了一段时间后,由于对外界情况不了解,支队领导决定派赵瑞深和纪金斗二人带手枪队化装出去侦察了解一下周围敌伪军的武器配备、据点分布,各大乡的地理位置和人员情况等。  

赵瑞深和纪金斗二人出苇塘在大清河上找到一只船,顺河而上,到了“外围军”地与何兰轩伪军取得联系,在其配合下,打了一次日军的小火轮,取得了胜利,收缴不少的战利品。

 

“以 友”

   

在伪军里,有的人虽然表面上不得不应付八路军,但实际上见支队的武器装备不太好又看不起。有一次,支队的队员擦枪后试枪,伪军何兰轩部队有的人见了,提出要“比武”,诡称“以武会友”,实际上要和支队暗中较量一番,以便在政治和军事上压倒津南支队。     

为了争取伪军,借机用事实教育他们,支队领导同意他们的要求,约定在某天,比赛打砖头。比赛开始,在距几十步远的地方摆上半块砖,先由何部队的人用马枪打,枪响砖碎。待轮到支队打砖时,队员赵瑞深手提盒子枪,向后退几步,距目标更远,只见他猛回头抬手一枪,半块砖被打得粉碎,何部队的人们齐声喝采。紧接着,支队队员纪金斗手提马枪,也不瞄准,抬手勾动枪机儿,一枪命中。津南支队的枪技表演,顿使伪军何部队人员暗暗吃惊,个个表示佩服。从此以后,伪军何兰轩部队,对津南支队很尊敬,时常派员给支队手枪队送子弹、衣服和礼帽等,显得较为友好。

 

穿

 

津南支队领导在苇塘时常召集附近村庄的伪大乡长开会,进行宣传教育、截击敌运输船队等活动,这就引起了天津日军的注意,但面对这几百平方里的芦苇绿洲,因不知虚实,不敢冒进。敌估计津南支队只不过是在反“扫荡”中的溃散人员,其大部队不敢进犯,就接连不断派出特务进行离间策反活动。   

1943 年夏,伪治安军连长张文达谎称要参军抗日,混入支队后,以套感情、拉关系的形式,接近队员。有一次,张文达找支队的王树荣聊天,公开表示叫王到敌人那边去。数日后,王树荣与张文 达多次接触谈话,了解情况,经过证实这个家伙企图在支队内进行策反,瓦解支队。为了争取伪军,支队揭穿了张文达的阴谋后,对他进行了严肃教育,然后予以释放。

  在武装进攻打不到目的的情况下,敌人便采用招降、收买的手段。约在1944年夏天,天津特务机关的两个特务带着日军的“委任状”跑到苇塘里要对津南支队实行“招安”。支队长李轩怡在此时到分区去汇报工作,不在苇塘,有特派员梁永泰负责支队工作,这两个特务来到苇塘,十分狂妄的喧嚣:“你们支队已经走头无路了”。梁永泰听后,十分愤怒,下令将这两个特务处决了。敌人从此再也不敢“招安”了。

                       

争 取 伪 县 长 王 德 春

 

津南支队还积极做争取上层人员的工作,使他们由倾向敌人,忠于敌人,转变为不反对八路军抗日活动。静海县伪县长王德春原是天津特高课的科长,为了多捞钱,多得“油水”,1941年由天津调到静海县任职。津南支队特派员梁永泰就先让敌工干部张建给王德春写了一封信,大意是,只要他不妨碍津南支队在这个地区的活动,支队就不动他,否则绝不客气。信写好后,盖上陈景宽(梁永泰的真名)支队长的大印,派一名伪大乡长亲自给县长王德春送去。迫于当时的政治形势和八路军的军事压力,王德春为保其他区平安无事,以便在日军面前表其“业绩和才能”,秘密的同津南支队达成不干涉八路军的抗日活动,对津南支队保持中立的态度,这就为津南支队能够在敌人眼皮底下开展抗日活动,提供了有利条件。

                                  艰 苦 的 苇 塘 生 活

苇塘里的生活是艰苦的,津南支队住在这里首先要解决吃和 住的问题。吃的方面在苇塘里倒不太困难,除有自然生长的鱼、虾、蟹、菱角、鸡头米外,还可向周围的伪大乡征集一些粮食补充给养。离苇塘比较近的胜芳镇,是个四里八乡都知晓的繁华集镇,也是敌人的一个大据点,驻在该镇的伪镇长薛文彬比较反动,自以为有自卫团保驾,有日军做靠山,因此,拒不给支队送给养。   

为了打一儆百,支队研究决定对薛采取先打后拉地策略,教育他一下。一天傍晚,津南支队派4 名队员,化装成“特务”,大摇大摆地径直进入了镇公所,站岗的自卫团未敢吭声,正在屋内打牌的薛文彬,见“特务”光临,未敢怠慢,满面春风的迎上来接待,并将牌桌上的联合票(伪币)和银元,往支队战士手里塞,支队的战士们说:“你搞错了,我们不是来讨外块的,是请你辛苦一趟”。说完,两名队员上前一左一右把伪镇长架起来就走,左右迂回巧妙地把薛文彬押出了胜芳镇,一直来到苇塘边。   

来到苇塘边,支队队员又将薛文彬的眼睛蒙上,一直带进苇塘基地,支队领导向他摆明当前抗日形势,指出充当日军走狗,奴役压迫中国老百姓的必有可耻下场,并要求他不得出卖抗日工作人员,老实供应八路军的给养和所需物资。薛文彬看着乌黑发亮的枪口吓得混身哆嗦,立即立下字据,全部答应了支队捉出的条件。最后支队警告地:如果反悔,就把字据送给日本人,说你私通八路,死活两条路由你挑,薛文彬连忙点头称是,表示一定听“八路”的。   

当夜,支队队员们便把他悄悄地带出苇塘。押至胜芳镇释放了。没过几天,薛文彬便按照津南支队提出的条件,秘密送来粮食和现金以及其他日用品。津南支队这一着还真灵,周围其他各大乡给津南支队送给养更及时了,缓解了苇塘吃饭困难问题。   

最难的是住的问题,平时住在用苇子搭的窝铺里,春季雨少尚可休息,到了夏季,天热雨多十分难奈尤其是夜晚,大似小蜻蜒的蚊子,成群结队地在苇塘内到处嗡嗡地乱叫,叮咬的队员们无法睡眠。后来创造了个办法,即睡觉前先将两脚仲到麻袋里,两手拿着苇英子不停地哄赶蚊子,直到天将明时方能勉强打个盹,起来后还得去工作。遇到下雨没有防雨设备,使做饭和住宿都成了问题。但困难并未难倒津南支队。这个基地离子牙河和大清河比较近,时常有敌运输船穿梭于河上,船上有苫布和食品,支队抓住有利时机,截击敌运输船,从敌人手中夺来苫布、食油、鸡蛋、罐头等物资,不仅解决了防雨问题,也改善了队员们的生活。在苇塘里,虽然生活很艰苦,但支队干部、队员还是乐观的。  

苇塘对津南支队开辟津南地区的工作起到了后方根据地的作用。支队的工作人员在外面活动—段时间后,回到苇塘集中、总结交流经验,研究部署下段工作,并得到休息和整训。还可以把俘虏带到苇塘进行教育。   

苇塘基地对支援友邻部队的活动发挥一定的作用,有的友邻部队在敌人进行疯狂“扫荡”时,可以转移到苇塘隐蔽和休整,当时的东挺支队和任河大区队都曾在这里住过。 

 

第四节  津南支队开辟工作

 

津南支队返回津南,目的就是要在这个地区长期坚持下去。所以,这次回来后,首先抓了组织群众和政权建设方面的工作。在组织群众方面,主要是在一部分积极分子中间组织“秘密抗日团体”。“秘抗团”最早在子牙河以东、津浦铁路以西地区组织起来,在此基础上深入发展,不断扩大队伍,到1944 年春天,已发展到津浦铁路以东地区,到年底,建立“秘抗团”的村庄已达40 多个。   

1943 年下半年起,在组织“秘抗团”的基础上,津南支队开始进行党的组织发展工作,将一些表现比较好的基本群众吸收到党内来。1944 年春,津南支队一中队指导员李庆林(杨山泰)经过物色对象、培养教育和实际工作考察,在小邱庄村发展李长太、李树林、李树奎、杨兴华、邢国兴、邢国旺等10 人为中共党员,并在小邱庄建立了津浦铁路以东地区最早的村支部。还在刘家房子,满井子发展2 名中共党员。在津浦铁路以西地区发展的党员,目前有在静海工作的一些干部和天津一些部门的负责同志。  

在政权建设方面,根据当时所处的条件,津南支队认真贯彻冀中区党委关于“以宽大的统一战线政策民族友爱同舟共济的精神,争取和团结各阶级、各阶层中可能团结,可能争取的人共赴国难,反对日寇”的方针,利用伪政权系统,主动做伪政权人员的工作,向他们进行宣传教育,使这些敌伪人员逐步由忠于敌人,倾向于敌人转为不反对八路军或两面应酬。同时,还利用各种形式,把“秘抗团”的成员和党员打入伪政权,参与伪政权工作,把这些伪政权改造为表面上支应敌人,实际上是八路军津南支队控制的政权。到1944 年底,这种两面政权共有50 多个。对于少数死心踏地忠于敌人,坚决同津南支队为敌的汉奸和敌伪人员,在群众中又有罪恶的,则坚决给予严厉打击,处决后还要张贴布告,宣布罪状,以震动和威慑敌人。直到日本投降以前,津南支队对敌伪政权都是采取这种利用、改造的方式,使支队能够在敌人的“治安区”里面和天津市附近长期坚持生存下来,并不断发展。支队干部和工作人员,有了群众和组织的掩护建立了自已的情报系统,因此在这个地区有了依靠,逐步扎下根来。

 

 

三堡村位于子牙河南岸,是一个不太大的村庄,村南大堤是日伪军由独流去王口据点唯一一条交通要道,因此在村内设有据点,驻有五六十人守护。敌据点的设立,给津南支队从苇塘过子牙河进入贾口洼和津浦铁路以东开辟工作制造了障碍,虽然支队领导和工作人员对据点的伪军都曾做过争取工作,但他们不愿意与支队友好,也不愿意为支队提供方便。对此,津南支队决定采取夜袭办法拔掉这个据点,教训一下敌伪人员。

1943 年深秋的一个夜晚,津南支队在事先侦察的基础上,借助夜幕的掩护,由苇塘出发,跨过子牙河河堤和田间小路,悄悄地把队伍拉到据点四周埋伏好。此时据点里的伪军都已蒙头大睡,哨兵也倒背大枪,靠在门口斜着身子做起了“美梦”,支队一队员马上下了他的枪,给他嘴里塞上毛巾,捆绑起来。随后,冯景泉(冯三)从队员们架好的云梯登上据点房顶,以火力压着敌人,迫使伪军缴械投降,正做着黄粱美梦的伪军们在“缴枪不杀l 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喊杀声中惊醒,惺忪睡眼定神一看,八路军已经举枪站在面前,吓的个个呆立在睡铺上,衣服和鞋未来的及穿,50 多人只好举起双手做了支队的俘虏。这次战斗只用十几分钟就胜利结束。为扩大八路军在这个地区的影响,瓦解敌伪军,津南支队把俘虏的50 多人,经过教育后绝大多数当场释放随即焚烧了敌岗楼,只把一个伪军中队长带回苇塘里,教育了几天,通过他支队了解到一些敌伪军内部情况,然后发路费把他也释放了。

三堡战斗后,不但清除了津南支队出入苇塘的障碍,给津浦铁路以西的敌伪军一些教训,而且对津浦铁路以东的敌伪军和伪政权也有相当震动,同时借机捎信警告这些敌伪人员,要他们为白己留点后路,不要死心踏地当汉奸、要“身在曹营,心在汉”。这次战斗,对开辟津南地区工作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三堡战斗以前,津南支队对争取伪军的工作,重点是对苇塘周围和子牙河两岸的伪军据点,津浦铁路以东的工作还不多。三堡战斗以乒,津南支队把争取伪军工作推向津浦铁路沿线和路东,经过一段工作,取得很大效果。津南支队手枪队队员冯景泉,由于经常做伪军和民团的教育争取工作,因而一些民团和伪军见到他都毕恭毕敬称呼“三爷”。他可以在敌人据点之间来去自如,夜晚要通过敌人据点时,只要用手电打几下联络信号,伪军就派人护送他到下一个据点去,所以我们的手枪队队员和侦察人员可以在这些地区进行公开的或半公开的活动。由于支队对民团和伪军的争取工作做得有成效,他们不但不干扰支队的活动,有时还能和支队合作,为支队提供情报、给养,帮助支队购买药品等。

 

 

津浦铁路贯穿静海南北,把静海分成路东和路西两部分,由于日伪军对津浦铁路这条南北交通大动脉重兵控制极严,八路军过铁路到路东去开辟工作是较为困难的,必须采取机动灵活的方法。  

路东地区也是敌人确保的“治安区”。为了牵制敌人,开辟新区,侦察了解情况,津南支队趴长兼政委李轩决定派特派员梁永泰率4 名队员,趁夜悄悄跨过铁路,深入到团泊、芦北口一带了解情况。   

19437 月某夜,粱永泰带领手枪队队员赵瑞深、纪金斗、鲁小闷、张汝昆等人,从东滩里苇塘基地出发,日夜兼程跨过了津浦铁路,以大团泊为基地,到芦北口一带开展活动。在这里,敌人实行严密统治,建立了各种武装,各村都有伪政权和自卫团,它们要挟群众如发现八路军,要鸣锣敲盆报警。这样一来群众谁也不敢接近八路军,使支队开辟新区遇到一定困难。为扩大共产党、八路军在新区的影响,支队做出了三条决定:一要维护群众利益,严格遵守群众纪律;二要宣传坚持持久战,日军必败,发动群众抗日支前;三要严厉打击敌人,牵制敌人。  

津南支队手枪队严格遵守新区的组织纪律,深入敌区后首先建立了立脚点。大团泊是位于静海县正东的一个村庄,村内伪大乡长韩兆凤是支队的地下关系,因此决定以韩的家作为立脚点。找到韩兆凤接上关系后,开始因不了解这个地区的情况,不敢在村内夜宿,怕有敌人告密,一天换一个地方,每天派人到村里要给养时都多要些,使敌人无法知道支队手枪队的宿营地点和具体人数。经过多日的侦察了解,摸清这个地区的社会情况和敌伪军部署情况。这一地区苇塘草滩多,便于隐蔽,土地集中在少数几个大地主手里,农民多是佃农,群众基础不错。敌人多是伪军,其据点分布,兵力和武器配备等情况也逐一摸清。梁永泰等人搞清敌我等方面的情况后迅速回到路西东滩里苇塘基地向领导作了全面汇报。支队领导根据这一带群众基础较好,便于隐蔽等有利条件,决定开辟新区。

 

 

19438 月,津南支队手枪队在支队特派员梁永泰率领下,二进路东。手枪队一分为二:一队由赵瑞深负责,二队由纪金斗负责。路东新区窑场较多,所以支队就先做窑场工人的工作,经常奔走穿梭于窑场,主动接近窑工,向他们宣传抗日主张,然后逐渐向村庄发展.八路军的到来,被附近李庄子村的伪警察知道了,他们不敢冒然接近支队,只是在夜里站在村头向支队住的村庄呜枪示威,虚张声势。   

第二天,津南支队手枪队决定教育伪警察一下,中午时分,支队全体人员从李庄子村西口进去,来到了村北的伪警察所,伪警察以为白天支队不敢活动,连岗哨也没放,手枪队队员冲进去一看,伪警察们正在睡午觉,有个伪警长一睁眼,看见支队队员也没敢吭声,吓得赶紧用被单蒙上了脑袋,就在此时,手枪队员仍上去把他们的冲锋枪、金勾枪、马枪、盒子枪,大枪等全部收缴。由于武器太多,队员们拿不了,就把各样枪栓,刺刀卸下来,让伪警们将枪扛到村边,对他们教育一番就放回去了。手枪队队员们,每人背着好几支枪回到了宿营的附近一个村里。这时支队领导李轩和梁永泰正在召集伪乡、保长们开会,乡保长们看见这支八路军每人装备都是几件武器震动很大,这对以后我们的争取工作起了积极作用。随着开辟工作的进展,有许多伪政权变成了革命的两面政权。

 

 

芦北口距天津15 公里,是天津的南大门。村内有敌人据点,是天津的第一道关卡,据点里有个伪军班长姓张很坏,经常到岗楼附近茶馆,对出入关卡的老百姓敲诈勒索,村内外及周围的老百姓都恨他,但敢怒不敢言。津南支队手枪队了解情况后,指派赵瑞深和李占鳌二人进据点提拿这个伪军张班长,另派纪金斗和崔子玉等人埋伏在公路的一侧作接应。     

赵瑞深和李占鳌很快来到茶馆内,假装喝茶,观察周围情况,等伪军张班长的到来。时间不长,他二人看见张班长一人正在一边喝茶,就打着招呼走了过去,出其不意,紧贴上去突然下了他的枪,并低声吓道:“跟我们走一趟”。张班长只好低着头随支队赵、李二人出了茶馆,李占鳌在前,伪班长在中间,赵瑞深在后。此时,忽然从公路上开过来几辆汽车,伪张班长很狡猾,乘赵、李二人稍不注意,就玩命地从两辆汽车中间穿过,一面跑,一面喊:“不好了,八路军来了!”赵、李二人听到喊声,赶紧往外撤,岗楼的伪军随后都追了过来,在外接应的崔子玉连开三枪,后面队员又扔了两颗木柄手榴弹(八路军的武器)。伪军们一见是个木柄手榴弹,认为是真八路来了,吓得赶紧往回跑,缩进了岗楼。津南支队手枪队带着新缴获的手枪迅速撤出了芦北口。在距天滓只有15 公里的芦北口村有八路军的活动,这是敌人意料不到的,虽只是下了一个伪班长的枪,但影响是很大的。

 

脏,打

 

1943 年下半年,津南支队手枪队已逼近天津,在天津近郊活动非常活跃,并且在部分伪军中建立了关系,通过他们的掩护可以自由进出天津.

同年11 月初,津南支队手枪队三中队队长李成忠,副队长邵九如带王宝林、李庆林、陈景贵、杨洪滨和通讯员小王等人(其中有些人是天津人,对天津的情况很熟悉),通过天津日本特高课的一个特务队长李德林(党的地下关系静海县下圈人,1948 年牺牲,定为烈士)的关系,进入了天津,住在王海山(王宝林的姐夫)家。队员王宝林是天津市贫民,靠出卖苦力为生,对天津市情况很熟悉,他把那些从小和自己在一起干过活,当过脚行的穷工友找来,分别介绍给李成忠队长。李队长经过分析考察和宣传教育后,发展了王海山、孙玉发、侯德明、杜文会、曹文会、李林清等30 多人参加抗日活动。在天津及天津周围铁路线上,他们在打敌伪汉奸,搞敌军用物资,扰乱敌人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如同在敌人心脏和大血管上插了一把钢刀,搅的敌人日夜不得安宁,被敌人称为“黑袭队”。他们的主要活动是:   

1 )打击敌伪汉奸。194312 月某天上午10 点钟,王宝林等十几个人,来到河西区下瓦房一带,遇见了刑警队的一个伪警长,看他身背一支崭新的德国镜面三把盒子枪,就想搞到手。候德明趁他不注意冲上去照他腿上就是一脚,伪警长说:“你们想干嘛”?王宝林说:“我们是特务队酌,有人告你贪污,请你走一趟”。伪警长很不老实,乱喊乱叫,另一个队员上去就打了他两个嘴巴子。伪警长又说:“那得先去派出所说一声”。王宝林说:“好吧”。说完,王宝林等人架着伪警长就走。一直把他架到钱家庄的大荒洼里,将他的枪下了。王宝林等人向李队长请示后,对伪警长说:“我们是八路军,愿意抗日就留下,不然就赶快走”。他不干,李队长又教育他一番,他还是不听,还想要他的枪。经查看他的工作证,知道他是一等伪警长,其家住地距支队手枪队的一个队员家较近,鉴于留着他对开展工作不利,就将他枪决了。   

2 )火烧敌岗楼。194312 月,津南支队来信通知三中队(手枪队)回支队整训。临行前,李成忠队长将队员集合在一起,决定兵分三路扰乱一下敌人,火烧敌岗楼。副队长邵九如带一队去小王庄,李桂荣带一队去潮淙桥,队长李成忠带王宝林、王海山等人去大丰堆岗楼。李队长等人快速来到大事堆岗楼院子和吊桥下,敌人不给放吊桥。怎么办? 王海山说:“我去,就说是宪兵队的,而且我是天津口音,敌人不会怀疑”。李队长就派王海山去叫门,敌人同是干什么的?王海山说:“我是宪兵队的,有急事要见队长”。开门进去后,王海山说。“谁是队长”? 有一个伪军说:“我是,有什么事”?王海山说:“你们赶紧预备房子,队伍随后就到”。话音刚落,李队长带队就进了院,对伪军们说:“我们是八路军,缴枪不杀”!有一个翻译官拒不缴枪,王海山就给了他一枪,其他伪军吓得纷纷缴枪,举手投降。为了争取教育他们,全部释放,只将伪军队长押了起来。此时,只见小王庄、潮淙桥的岗楼已是烈火熊熊直冲云天,王宝林拿出一颗手榴弹,等李队长带队撤离后,投向岗楼内,随着一声巨响,大丰堆岗楼也被点着了,手枪队员这才怀着胜利的喜悦心情,押着俘虏回支队基地整训。  

 

第五节       津南支队划归九分区

 

1944327 ,中共冀中区委致九地委并告八、十地委关于剡县与并辟新区的电示中指出:“大清河以南之静海县小块地区划归九地委、九分区……”。静海地区抗日活动由八分区划归九分区领导;随着津南地区工作的发展,上级党委决定把津南支队和津南地区从八分区、八地委划归九分区、九地委领导。   

津南支队划归九分区领导之后,分区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强津南支队。到1944 年夏,调冀西一分区徐水支队长翟林任津南支队队长,韩振国任津南支队的总支书记,这时李轩只任静大县委书记和津南支队政治委员。与此同时,还调周继发带领的九分区武工队进入津南地区,归津角工委领导(对外称独立第四大队),这支武工队成立较早,有着丰富的斗争经验。为加强对津南支队的领导,及时了解津南地区,特别是天津的敌情,九分区还给支队配备一部电台,以加强与上级党委的联系。   

由于上级党委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使津南支队和津南地区的工作有了很大发展,已由津浦铁路以西逐渐向路东延伸,到1944 年底已逼近天津。在这段时间内,大的战斗不多,但在拔除敌人据点,打击民愤较大的敌特、汉奸分子,骚扰打击敌人,分化瓦解敌伪军等方面做了不少工作,津南支队手枪队在天津及近郊非常活跃。   

李家湾子战斗。李家湾子位于静海县城西北,子牙河右岸,距津南支队的苇塘基地只有十几里,村内一个大院里有据点' 驻有伪军一个中队,据点靠近民房,四周没有壕沟,八路军大部队也没有到此活动过,因此,敌人非常麻痹,各种防备也很松,而且这个据点与县城还隔着一个贾口洼是个比较孤立的据点。津南支队派员经过仔细侦察以后,向支队政治委员李轩汇报了情况,李轩政委下定决心,袭击这股敌人。   

1944 年夏天某个夜晚,支队由苇塘基地出发,沿着弯弯曲曲的子牙河左堤涉过子牙河来到李家湾子村据点旁,发现敌人除站岗的以外都已入睡,支队战士遂上前解除了岗哨,迅速架起了云梯,登上据点m顶,一阵冲锋枪和手榴弹声响过,将敌全部堵在屋子里。被爆炸声从梦中惊醒的敌人,神色惊恐万状,不知所措听到。“缴枪不杀,优待俘虏”!的喊声知道大势已去,只得走出屋来,束手就擒。因是敌占区,支队需迅速撤离,俘虏又不能带走,所以教育几句后就当场全部释放了,只把一个伪军中队长带到苇塘里,教育了几天,并了解了敌伪内部的一些情况后才予释放。   

这次战斗打得漂亮,既扩大了津南支队在这个地区的影响,也起到了瓦解敌伪军的作用。   

八堡截汽车。八堡位于子牙河北岸,与贾口洼一堤相隔,村南堤有一个通往贾口洼的泄水闸,闸两侧有作小买卖的商人和几个茶铺。1944 年农历7 月的某天,津南支队队员冯景泉(冯三)等几人正在一家茶铺喝茶,忽听隆隆的声音从子牙河堤传来,冯景泉抬头一看,滚滚的尘沙影里,一辆军用大卡车正由西向东开来,从车上身穿土黄色军服的人影判断,至少有30 多个敌人,冯景泉暗想,这真是送上来的夹卖,于是和其他队员交换一下眼色,决定截击汽车。   

“两人到闸东,两人到闸西,准备战斗”!冯景泉一声令下,4 名队员迅速到大阿的东西埋伏起来.冯隐蔽在茶铺对过的车棚里,手握双枪,扣紧扳机,双眼紧盯着越来越近的汽车,看见车上没有戴钢盔的日军,都是伪军。此时,汽车鸣着喇叭已开上闸桥,到了冯的眼前,只听“砰、砰”!冯景泉双手连发子弹击中汽车轮胎。被泄了气的汽车瘫在了那里.车上的伪军以为遇到了八路军的大部队,顿时惊慌失措,乱作一团。   

“冲啊”!冯景泉大喊一声跳出车棚,双枪连发,4 名埋伏在闸两侧的队员,也一齐冲上来,开车的翻译企图开枪顽抗,被手急眼快的冯景泉举枪打得脑浆迸流,紧接着两颗手榴弹在车厢里爆炸,车上的伪军吓得魂飞胆裂,嗷嗷怪叫。闸两侧的老百姓也呐喊助阵:“捉活的”!“打死这些害人精”!伪军仍被吓得浑身哆嗦,举手哀求:“我们交枪……椰把枪扔下,不许抬头”!冯景泉大喊着,双枪瞄在一个头目模样黑瘦的高个子身上,黑瘦高个子带头把枪扔下汽车,劈哩叭啦,30 多支步枪堆了一地。   

“下车”!冯景泉命令着,28 个伪军低着头爬下汽车,乖乖地当了俘虏。经过盘问,除打死的一名翻译(司机)外,其中12 个是滩里据点铁杆汉奸郭敬轩的人;l6 个是王口据点伪军“司令”任广彬的人,黑瘦的高个子正是任广彬的弟弟任广海。   

冯景泉想起李德林(支队的地下关系)介绍“打郭拉任”的计划,心想,这正好是个分化瓦解敌人的机会,随即命令伪军们分别站成两队,任广彬的16 个旁边站着,郭敬轩的12 个由老百姓帮助指认。这12 个家伙都是跟着郭敬轩干过坏事的,冯景泉下令把他们就地镇压了。  

红日当空,天气晴朗,冯景泉一行押着俘虏,带着缴获的武器弹药,乘小船过子牙河直奔津南支队苇塘基地。   

冯景泉向支队领导汇报了近日来的活动情况,当说到镇压了郭敬轩部12 个伪军时,支队政委李轩严肃地批评道。“怎么都镇压了?应该区别对待,要讲政策”。冯景泉诚恳地接受了批评,并表示今后一定要注意。接着,冯景泉又向李政委汇报了根据李德林提供情况制定的“打郭拉任”计划。准备先把南运河西岸所有敌伪据点打下来,站稳脚跟以后,就大踏步地挺进路东,扩大战果,一步步逼近天津。   

“好你个冯大胆”!政委李轩高兴地叫着他的绰号,赞许地说:“原来你不仅杀敌勇敢,还很有智谋,粗中有细呀。”津南支队领导同意冯景泉的行动计划。   

任广海等16 个伪军,经过教育,表示愿意改邪归正,冯景泉代表津南支队领导,发还了他们原带的全部枪支,放回了王口。   

在人民群众的支持下,津南支队武装开辟工作进展顺利,游击区日趋扩大,留守在“治安区”的日军不得不向大城市集结,只留下伪军警备队守卫在地方据点,这就给津南支队在津南地区活劝提供了更为有利的条件,他们乘机跨过津浦铁路,向静海县以东、天津以南地区挺进,把抗日烽火烧到了敌人的大门口。   

1944 年春夏时节,津南支队一部进入津浦铁路以东地区后,首先拔除了南碱河东端靠近渤海边的岐口据点,而后以南北碱河为基地,向南向北推进,逐步逼近天津。这个期间,津南支队手枪队打前锋,在天津和近郊活动,神出鬼没,搅得敌人极不安宁。他们的英雄事迹,传遍了津南地区。   

刀砍小池。19443 月,津南支队手枪队去执行任务时,队员孙玉发和董玉河等人,恰遇见在铁路上管司法的日本人小池,他曾审讯拷打过支队队员,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董玉河上去一刀,就将这个日本人捅死了。   

扒火车。1944 年春,津南支队手枪队在支队接受整训后又回到津南地区的天津近郊。有一次,邵九如带领孙玉发、王海山、候德明、李林清、杜文会、曹文会等队员,经常活动在天津、塘沽、静海一带的铁路线上,这些队员能在火车行驶中飞身扒上跳下,把事先侦察好的物资在途中卸下,由地面接应人员运走,从年初至4 月,就搞到30 多捆苫布,I80 多袋面粉,300 多包大米,20 多箱纸烟以及布匹、毛衣、枪支、弹药等等。使支队得到物资补充,同时也救济了一些穷苦群众。   

破坏敌修械所。日军一八二O 部队在津水产前街开办了一个修械所,专修大炮和机枪。支队手枪队经侦察决定趁晚上一般只有七八个日本库员值班,其余的日本人全部回家的时机破坏这个修械所。1944 年四五月的某天晚上,手枪队王宝林、孙玉发等十凡人来到了敌修械所。他们在修械所的后墙掏了个洞,大家从洞口钻了进去,将值班的日本库员全部用铁丝反绑了手,关进了库房,派高俊岭队员看管,接着将敌电话线切断,使其无法联系,然后将枪栓、盘条、锯、风钢刀、钻头,三环牌枪簧及一些工具等,分装在两辆胶皮车上,迅速运到河东区复兴庄靶档村的大草场,埋在草垛里(看草场的是支队的地下关系)。   

日军发现后,命伪警察三分局立即破案,还张贴了布告,结果是一无所获。过了几天,“风声”小了,由王宝林等队员雇了一辆大车,车下面放上枪簧、枪栓等零件和工具,上面盖上晒干了的大粪,赶车人(他也不知装的是什么东西)在前边走,队员暗带武器三一群,俩一伙走在后边,遇有伪警盘查时,就先用钱去通融,如果不行,就以武力解决,将其处死。最后将这些枪支零件全部运到冀中军区,解决了部队修理枪械的需要,造成敌修械所停产7 个多月。

活捉伪警察。19447 月某天,日本米谷统制会里的3 名伪警察到候台子村一带查米,恰与津南支队手枪队员王宝林、王海山、李林清和孙玉发相遇,李林清骑车照他们3 人撞去,王宝林3 名队员迅速跟上去,还没等这3 名伪警察弄清怎么回事时,他们两支“三八”大盖枪和一支橹子手枪以及百余发子弹已到我队员手中。然后3 名伪警察被捆起来扔到了路边的壕沟里,我手枪队员迅速安全转移。   

“冯三”大闹天津,活跃在天津近郊的手枪队队员,由于打通了一些敌伪军政人员和一些土匪武装的关系,所以能够经常安全进出天津。   

1944 年秋天,冯三(冯景泉)带几个队员在天津市跑马场附近侦察,突然看见德国领事馆前有两人骑着大洋马来跑马场溜马,冯三和几个队员一碰眼神,即刻上去抢过日军骑的大洋马,飞身跃上一甩鞭子,大白天从市内撤向天津南郊。日军发现后追了出来。手枪队员骑着两头大洋马进入天津南郊民团防区后,找到民团的头头说:“我们搞了日本人两匹大洋马,日本人在后面追了上来,你们看怎么办”?“一是我们在这里同日本人交手,这对你们也不利,二是你们设法掩护我们安全撤走。”这个民团的头头同意掩护手枪队员。他们把队员们放走后,就在村外展开队伍,等日本人追到民团阱地时,打了一阵枪,然后派人去对日本人讲“误会了!误会了!我们还以为是八路军来了呢”!就这样,等双方把事情说清楚,津南支队手枪队员们早已远走高飞了。  

  还有一次,冯三带几名队员进津执行任务,在天津市内一个小饭馆吃饭,被汉奸发现后报告了日军。因冯三在津郊有一些名气,日军特务机关几次悬赏捉拿他,但都未得逞,所以日军接报后,出动大批人马进行搜捕,但冯三他们还是化装成出殡的冲出了津城。在敌人这次搜捕中,手枪队队员牺牲了一、二名。   

第二天,敌人的报纸刊登出“抓住了冯三”、“打死了冯三”的消息。手枪队立即对敌进行袭击,并贴出布告说这是冯三干的,那是冯三干的,使敌人的谣言不攻自破。手枪队队员一如既往,在城内的抗日活动,更加活跃。   

津盐路上截汽车。津盐公路是静海县东部地区的重要交通干线,它北起天津,南到盐山县城,路宽7 米左右,土路面,是日伪军汽车由津来往于新海(现黄骅县)、庆云、盐山等县间运兵和抢掠各地物资回津的重要交通要道。   

为卡断日军在津盐公路上的运输线,津南支队决定派二中队来完成这个任务。  

津盐公路两侧是平平展展的开阔地,夏秋之交,春玉米和高粮一片绿油油,密密层层一眼望不到边,这样的青纱帐,正是支队开展游击战的好环境。   

中队长杨山泰(李庆林)带领邵九如、张达、杨兴华和小沈等5 名队员,化装后来到公路东侧的胡连庄村西,紧靠公路的两个简易茶铺。两个茶铺相距30 米远,由此往南就是马厂减河上的小王庄据点,邵九如、张达和杨兴华3 人在南茶铺里间屋的一张桌前坐下,茶铺外间西北角紧靠公路有一张小八仙桌,坐着一个高个和一个矮个,身着草绿色的伪军服装,正在没好气的盘查行人,向过往的小商贩勒索钱财。   

杨队长和小沈在里间屋往外看个满眼,气愤之情难奈,杨小声对身边的小沈说;“去教训教训他们。”小沈一个箭步以里屋蹿到高个的伪军面前,打了他两个耳光,高个伪军惊疑,矮个伪军痴呆呆地瞅着小沈,还没等这俩伪军明白过来,小沈的手枪已对准他俩的脑袋。两个伪军被小沈逼进茶铺的里间屋,由队员张达看守,其余队员继续埋伏在茶p内,准备突袭敌人。   

杨队长在北茶铺里闾屋刚要审问这俩伪军,突然杨兴华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杨队长:“北面天津方向来了一辆灰色小卧车,怎么办”?杨队长随即命令张达看守好两个伪军,其余队员上公路截 击汽车。

  杨队长和队员组成20米见方的战斗队形,公路南面西侧是杨队长,东侧是邵九如;公路北面西侧是小沈,东侧是杨兴华,四人隐蔽在公路两边的青纱帐内,手枪张着机头,四双眼睛紧紧盯着汽车来的方向,专等它进入埋伏圈。

  小卧车由北而南行驶,距支队伏击圈越来越近,当到30米之距时,邵九如箭步蹿到公路中间,抬手瞄准车前窗“砰”!的一枪,司机一低头急忙刹车,汽车正好停在伏击圈内,在车里的4个人看见车外四周八路军游击队的手枪张着机头对着自己,吓得战战兢兢举起双手一次低着头走下车来。最后下车的人,30来岁,中等个子,上穿白衬衣,下身穿着白色的西服裤,脚蹬一双锃亮的黑皮鞋,他弯着腰,举着手哆哆嗦嗦的说:“我是中国人,我是中国人”。

    杨队长把这些人集合起来进行突审,原来那个自称“中国人”的是个地地道道的日本人,其余三人,一个翻译,两个是小王庄据点的伪军队长。因在敌占区,环境不容支队多耽误,杨队长当机立断,忙派杨兴华和小沈把日军翻译和那个日本人,趁夜深人静之际,穿过津浦铁路押往根据地,对先抓到的两名假伪军和刚抓到两名伪军队长及一个司机,经过短暂教育后,全部释放。整个截车战斗仅用20分钟,二中队全体队员带着胜利的微笑,又投入新的战斗。

   攻打西小站。根据侦察到的情况,经支队领导批准,把攻打西小站的任务交给二中队去完成。19448月的一天,津南支队队员张达带枪队一行10人,化装成打短工的农民,凌晨时分潜入西小站的“工夫市”(雇工市场)。

    天渐渐亮了,大街上铺户正开门,做小买卖的正在肩挑上市,来来往往的行人越来越多。张达等队员夹杂在行人中间向伪军据点的大门口靠近。

   伪军队部设在西小站主街西头的一个四合院里,大门口临街 坐南朝北,距离闹市区不足百米。8 点过后,伪军刚起床,打开临街的大门,有的在院内刷牙,有的打水洗脸,个个衣冠不整,嘴里还哼着下流小调,互相打逗取笑。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津南支队手枪队已经到了他们的大门口。   

张达趁敌不备,一个箭步冲进院内,手端匣子枪,对着伪军大喊一声“不许动”!“谁动打死谁”!这喊声把敌人都吓楞了。这时,冯景泉等几个队员闯进屋里,摘下挂在墙上的大枪,然后把伪军集中起来,带到村外,经过短暂的教育后,全部释放。战斗结束后,驻在东小站的伪军大队得到西小站据点被端的消息,急忙派兵增援,等到援兵来到西小站时,张达带领队员扛着缴获的胜利品早已凯旋而归了。   

小李庄伏击战。经过1944 年的大发展,津南支队在津南地区的影响越来越大,他们神出鬼没,搅得敌人昼夜不宁。敌人对津南支队又气又恨,总想寻机报复。    

1944 年秋季的某天,敌人侦察到支队的行踪,随即组织静海、青县的武装和天津警备队对支队实行南北两路夹攻。支队从内线得知敌人的行动计划后,决定打它一个伏击。  

津南支队把主力摆在小李庄的南面,伏击唐官屯方向来的敌人,把手枪队摆在北面,阻击和牵制天津方向的伪军。当南面的敌人进入伏击圈后,支队的机枪、步枪一弃开火,敌措手不及,死伤三四十人,其余仓惶逃窜。北面的敌人受到手枪队的阻击后,知道支队已有准备,打了一阵就撤回去了,由于支队战士的体质较弱,无力进行追击,眼看着敌人跑掉了,未达到全歼。自这一仗后,敌人有半个多月不敢出来活动。

 

第六节       津南支队回分区整训

 

根据冀中九军分区的指示精神,津南支队于1944 年底回到分区驻地白洋淀进行整训。这次整训,是津南支队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时间虽只有两个月,但收获很大,部队在政治觉悟和军事素质等方面都有一定程度的提高。在整训即将结束时,发生了一次战斗,敌人向分区驻地发动进攻,津南支队担任阻击任务。支队过去主要是打各种游击成,担任阵地防御战任务,还是第一次,但部队完满地完成了阻击任务。手枪队队长李成忠在这次战斗中光荣牺牲(李成忠同志原是冀南某部队的教导员,1941 年在一次战斗中被日军俘虏,送到东北一个煤矿当劳工,后来他带领几个人跑了出来,找到津南支队。李成忠同志到津南支队后,在对敌斗争中表现突出,勇敢机智,担任手枪队队长,回白洋淀整训时,在战斗中英勇牺牲)。   

1945 年春,津南支队经过整训回到津南地区,除留下静大县各区小队的武装外,整个津南支队进到津浦铁路以东,以马厂减河以南为基地,向天津挺进,拔除敌人据点,扩大抗日活动范围。随着战争形势的发展、抗日战争已胜利在望,敌人感到八路军的威胁越来越大,逐渐龟缩到天津、静海和铁路沿线据点,不敢外出“扫荡”了,有的就反正到津南支队这边来。随着形势的发展,津南支队在这个地区的建党、建政等工作也有了较大的发展,到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前夕,已经有了相当大的规模。   

1945815 ,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不久,政委李轩接到分区的电报,调其立即回军分区,他经过简单的交待后,赶紧回到分区,旋即随九分区整编的野战八旅向绥远进军。李轩奉调离不久,津南支队也改编为七十三团,随冀中的第二批野战军向热河进军,参加了全国解放战争,迎接新中国的诞生。

 

[责任编辑:芮继龙]
0
工业信息

蔡公庄镇乐器产业名扬海内外市场

    产成品西洋乐器34万支、迷你乐器255万套、乐器配件22万件,95%的产品出口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国家和地区……近年来,蔡公庄镇乐器产业园的“乐器蛋糕”越做越大,“乐器之乡”的美誉度不断攀升。

联系地址:天津市静海县静海镇迎宾大道68号 联系电话:022-68601350 邮编:301600 电子邮箱:jhxdyfwzx#163.com
Copyright 2011 中共静海县委组织部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