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海党员在线> 静海党史

静海革命史(第二章 静海小片根据地的开辟)

2011-03-08 15:58:44 http://www.jh12371.cn/ 来源: 

第二章   静海小片根据地的开辟

  

第一节          抗日火种进县城

 

19384 月,冀中区党委和军区成立后,随着抗日工作在这个地区的开展,根据工作需要,同年9 月冀中区三地委、三军分区、三专署(1940 年改为八地委、八分区、八专署)建立,并抽调大批干部,积极组建县、区领导机关.静海县作为三地委的边缘县,由三地委派人开辟。

 

   

静海县敌占区的开辟工作由冀中区三地委、三军分区和三专署负责。为了解日伪军的活动,准确的消灭之,分区司令员闫九祥(沙克)指派分区敌工科干部张子威(静海镇三街人),回县城内建立隐蔽情报站,张为站长。

1938 年深冬,张子威接受党组织交给的重任,整理行装从根据地出发,为避敌盘查,夜行晓宿,徒步跋涉,历尽艰辛,来到县城内老家。稍息后,他就以教员身份为掩护来往于城内外,秘密搜集大量的敌情报,而后又巧妙的传递给三分区敌工部。他还经过长期观察和实际工作的考验,不断扩大情报队伍,先后在城南杨李院村 (距县城一公里),发展了贫苦农民赵宝珍、赵宝仁和赵凤鸣以及城内的居民李连娣(女)等第一批情报员帮助其做情报工作。

    有一次,张又去陈官屯一带(距县城12.5公里)搜集敌情报时,在曹家疙瘩村北庙内接交一位僧人,名叫印池,二人讲过长谈,沟通了想法。印池对日伪军统治,深恶痛绝,向张表示愿为驱逐日寇出中国,尽僧人微薄之力。张对此表示欢迎,并向他交代了任务和联系地点。

    从此后,在日伪军重兵盘踞的静海县城内,有了名符其实的共产党领导的情报站人员,一片黑暗的县城内终有了抗日星星之火,照亮了不愿做亡国奴人们的心灵,抗日的革命烽火就要燃烧起来。

    1942 年初,津浦支队开辟静海县敌占区工作室,张子威采取各种方法,躲避日伪军的封锁盯梢,出城后与支队取得了联系,按照支队的要求,为支队提供敌人情报做好内线工作。由于张的工作积极主动,被日伪军觉察到,遂派特务跟踪和盯梢。19444月被日伪军抄家后,张已无法在城内站脚,被迫携全家搬到津浦铁路东的宫屯村村民张文桥家暂避。同年下半年,为照顾其全家生活,津浦支队长吴刚商请支队政委李轩批准后,张子威全家随津南支队活动,过上了军事生活。此时,津南支队已过铁路开辟津南地区的工作,张子威又在津南地区与刘振祥、张宝林和张四有等人一起做情报搜集工作。1945年春,张子威全家由部队又回到了宫屯村居住,但由于伪还乡团头子经焕文搜捕的凶狠,为了张的全家安全,经上级批准后,张子威全家又于同年秋天离宫屯村到马厂减河南的大庄子村居住,11月间转移到马厂减河北王虎庄村住在何立常家,1125日国民党自卫团长刘继武率队长杨树金和士兵30余人到砖垛、湾头一带村庄搜粮抢钱,来到了王虎庄村的何立常(伪保长)家,发现了张子威父女,看着眼生随起疑心,何立常赶紧上前解释说明来意,自卫团长刘继武不听何的劝阻和解释,下令将其父女逮捕,戴上手铐后,先押到铁路西的小薛庄(东双塘北)进行 审讯遭供。穷凶极恶的自卫团兵按其主子旨意,将张子威吊起来,先往嘴里灌辣椒水,接着用皮鞭没头没脑的乱打,逼问张“是不是八路军”?张子威忍受酷刑的折磨,坚贞不屈,矢口否认,一字不说,敌黔驴技穷,无计可施,于19451229 (农历1126 )将其父女又移送到天津监狱看押,经审讯后其女儿提前放出。在狱中,张子威几次受审都是大骂公堂人员,坚强不屈,后来在狱中绝食七天。在敌人的长期残酷折磨下,共产党的情报站长张子威于1946128 停止了呼吸,时年54 岁。

静海县民主政府得此信息后,县长耿洁民亲自指派党员处理此事。

 19495 月,静海县政府和静海市政府联合在县城内佟家大院,隆重举行张子威及其子张达(在部队牺牲)的追悼大会,副县长高志杰和静海市长刘振分别讲了话,祭奠了英灵。参加追悼会的部队指战员、机关干部、学生和广大人民群众数百人,都表示,要化悲痛为力量,为全国的解放多作贡献。

张子威在狱中绝食斗争事迹,后来刊登在《冀中导报》上,传遍了冀中解放区。

  

 

第二节  大城县七区开辟静海西部

 

1940 年春季反扫荡以后。面对日益严重的形势,为使各区都有一部分巩固根据地村庄,以开辟敌占区,扩大游击区和根据地,适应反扫荡的需要,19417 月,大城县委和县政府在任河县位敢村召开会议,对区划进行了调整,决定开辟子牙河以东,南运河以西、津保公路以北地区,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

新调整的七区和八区,按照县委“坚持敌进我进”的方针,向子牙河以东挺进,八区开辟了静海县西南部村庄,七区开辟静海县西北部村庄。

大城县的新七区(19449 月划归静大县) 由原四、九、十区和文新县的19 村组成,共辖74 个自然村(66 个行政村)。(即包括现属静海的王口镇、台头镇、二堡乡全部和子牙镇北部村庄)。

七区委书记高克亭调走后,19425 月,由程毅接任区委书记,刘惠民任区长,区委和区政权组织健全,六、七区合建一个区小队,村级政权初建时有流标、邢四岳、大荆河等村,除设村长外,民政、财政、实业、教育、农会、青会、妇会、武委会(青抗先、游击小组)等组织比较齐全,以上是一类村。二类村是共产党、八路军的干部能进村,又能叫出村办公人员的村庄。其余的村为敌占村。在对敌斗争上,除流标、刑四岳两村坚不供日军粮外,其余村两面都供粮。这是七区初建时的基本情况。   

七区委和区政权干部按照县委的指示精神,向子牙河以东的北部敌占区开辟工作,他们秘密渡过子牙河,到杨家口、郭交河、沿庄、流庄、小河、东子牙、大邀铺等地,进行抗日活动。  

进村后,秘密召开穷苦人参加的会议,宣传中国共产党抗日主张,宣传“工农商学兵,一齐来救亡”,“有人出入,有钱出钱,有粮出粮,有枪出枪,团结起来,抗战到底”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动员群众参加抗日活动,支援抗战,为赶也日军出中国献计出力。向广大群众澄清“谁来给谁纳粮”和“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的模糊认识,向群众宣讲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人民的军队,是抗日最坚决,勇于为民族生存而献身的革命军队,也是保护人民群众利益的军队……”,启发群众觉悟,进一步发动群众,跟着共产党、八路军一同起来与日军进行顽强斗争,保卫祖国的大好河山,保卫自己的家乡。经过艰苦细致的思想发动工作,在这些村庄抗日工作有了一定的基础,群众与区干部的关系更加密切,心里话也愿意和区干部们讲了,使抗日工作得到了比较顺利的开展。   

1942 年继冀中根据地“五一”大扫荡之后,日本侵略军又在大城和文新地区发动了“七一”大扫荡,日军13000 多人,在飞机、汽 艇的配合下,对大清河以南(包括静海西部地区)至任河县境、大城县以西和雄县以东区域,重点是文安洼和大城县北部地区,形成强大的立体包围圈。日军骑兵、车子队在飞机的掩护下,分东、南、西南三路向大城县祖寺扑来。与此同时,静海、青县、任河及广安、南赵扶、子牙、王口、滩里等20个据点的1000多日伪军也密切配合行动,向大城县的五、六、七区干部活动地域进行合围,妄图一举歼灭抗日干部和抗日武装力量。面对日伪军的汹涌来势,为保存革命力量,县委决定,暂时撤出隐蔽,七区革命根据地遂被日伪军占领。

在此形势下,七区委和区政权及全体干部,并未被日伪军的汹涌来势所吓倒,他们认真贯彻县委“白洋淀会议”精神,采取灵活多样的形式,公开和秘密的坚持反扫荡斗争,组织区小队,出其不意的消灭日伪军,坚决镇压顽固汉奸,特务和叛徒,造成一定声势,打掉敌人按插在这个地区的耳目,积极开展敌伪军的争取瓦解工作,派可靠的干部到敌人内部,收集情况进行策反,实行革命的两面政策,改善民生,救济困难户,建立和发展堡垒户,堡垒村,积蓄力量,争取打开新的局面。1943年秋,文安洼遭水灾成“泽国”,驻土桥、齐庄、马六郎等据点的日军相继撤走,这样,荆河、流标、四岳北至德归的地域又变成七区小片游击根据地。

区委和区政权的主要干部来到各村恢复各种抗日组织,要求全体干部结合本职做好群众的思想稳定工作,党员干部在实际工作中物色、培养发展目标,发展党员必须经区委批准,发展群众组织必须经区团体负责人同意,严守秘密,防止敌特破坏,要注意群众纪律。

为了更好的了解本地的基本情况,有利于开展工作,区委和区政权根据县委组织部长霍亚夫的建议,创造了“小地图”工作法,即在调查的基础上,把区干部负责的村庄,情况用代号绘制在一张工作图上,这种形式一目了然,给工作带来了很大方便,即使图落敌手,也不至于发生危险。

经过工作,这些村庄党组织和农、青、妇、武各群众组织都已恢复建立,抗日斗争活动又红火起来。   

随着形势的好转,党的组织发展工作可以正常进行了。具体做法是,先由主管党务工作的领导干部、脱产工作的党员和区政权中的党员共同承担党的发展和建立支部任务,但区政权的组织发展党员要由区长报区委书记。区委书记程毅和区长刘惠民,亲自到区的南部村庄深入群众,物色、培养目标,进行建党工作,北部村由区委委托组织委员张衡和党员干部李子夫二入负责建党工作,待目标成熟后,由区委派予部找本人谈话,最后由区委集体研究后批准,条件允许情况下履行入党宣誓,环境恶劣,由区委派干部秘密通知本人,教育本人“上不传父母,下不传妻子”,严守党的秘密,党员之间不发生横的关系,实行垂直领导。   

从“七一”大扫荡后至1943 年春,七区由3 个党支部和个别关系发展到18 个。这就是;邢四岳、刘四岳、尹四岳、梁四岳、流标、旺村、大小荆河、张荆河、东西三岔口,翟家村、东柴沟、西柴沟、东德归、东臧庄、圈里、迸庄、南北万营等村。 

里(现属静海县)村,在区委和区政权的领导下,党的发展工作有很大进展,经过物色培养和在抗日活动实际工作中的煅炼和考验,先后发展了苑培芝、苑正春、申秀英(女)、王文谦( 高志杰)4 名党员,并于1942 年底建立了中共圈里村支部,由苑培芝任书记。这是静海县最早的党支部。继后在迸庄发展5 名党员,建立迸庄村党支部,王少祥任书记,还有南北万营村也建立了党支部。   

这些村,特别是圈里村党支部建立后,抗日斗争活动异常活跃,动员群众,积极挖地道,掩护区干部,发动各界群众献款献粮,支援抗战,各项工作开展有序,受到区委的称赞。   

七区经过这段艰辛工作,初步建立了民主的革命新秩序,抗日力量不断壮大,游击根据地不断扩大,社会治安比较稳定,因此县委有些重要会议都在七区召开,再不用到任河县去了。七区不仅成为大城县的游击根据地,而且也是后来津浦支队开辟静海县敌占区的后方依托地。

 

第三节  大城县八区开辟静海西南部

 

新组建的大城八区所辖37 个村(包括青县16 村,大城县10 村,静海县11 村)。县委任命供销社主任马玉亭(又名马造堂)为区长兼区委书记,又调七区有开辟工作经验的李宝安和姚荫乐二人,以及县、区武工队一批优秀的战士组成八区武工队。在马玉亭带领下,武工队夜渡子牙河,来到河东岸群众抗日工作基础较好的村庄站住脚后,开始调查摸底,了解情况。   

日伪在八区各村建有维持会,还在南赵扶,姚马渡、潘庄子、叶庄子、孙庄子和大黄洼等村镇设立了据点,严密地控制着八区。   

马区长和武工队队员利用夜晚分头深入沿庄、大小黄洼和滩子头(现属静海)等村庄,逐村召开村民会议,宣传共产党、八路军的主张,讲解抗日必胜的道理,解除群众疑虑,启发群众觉悟,号召广大群众积极行动起来参加抗日活动。与此同时,还以区长名义在各村召开上层人士和伪组织人员会议,向他们宣传抗日斗争形势和共产党的主张,动员他们认清形势,主持公道,以民族大义为重,积极参加抗日活动,争取人民的谅解。经过开诚布公的工作,这些人士表示愿意为抗日出力。  

同时,对于群众痛恨,历史上是恶霸,日军来了后认贼作父,效忠于敌,欺压百姓的汉奸,则坚决给以镇压,以申张正义,保护群众利益。经过群众揭发和详细调查,掌握确实证据后,经上级批准,马区长带武工队,把郭交河村的大恶霸、铁杆汉奸郭汝影抓住,召开群众大会给以坚决镇压,得到各阶层人士的称赞,受到穷苦人的拥护,从而打开了八区工作局面。先后开辟的20 余村,建立了革命的两面政权,在基础较好的村,实行合理负担,调动了群众抗日的积 极性。

   随着形式的好转,马区长在基础较好的村庄开展了建党工作,陆续在沿庄、三间房、郎洼、小河、杨家口、小交河、郭交河等村发展了党员、建立党的支部,同时吸收王志一等人到区里工作,各村的群众团体也相继建立,抗日活动蓬勃的开展起来。

  19429月,南赵扶、叶庄、潘庄诸据点日伪军与东子牙、大黄庄之敌联合由南向北清剿,姚马渡之敌向东进行扫荡,妄想吃掉八区这块游击根据地。面对严峻的形势,在马区长的组织下,动员群众,坚持隐蔽斗争,新建的党群组织和人民秘密的保护县区干部,巧妙地与敌周旋,抓住机会消灭日伪军,保护了群众利益,使这块根据地未受损失。同年冬,区长兼区委书记马玉亭被捕后,县委又任命庄益民为八区区长兼区委书记。在区委领导下,经过艰苦工作,恢复了敌占村庄。到1943年底,党的组织和各族群众团体在原有基础上都有较快的发展,群众抗日活动又高涨起来。

   大城县所辖七、八两区开辟的小块游击根据地,抗日斗争活动迅猛发展,为后来正式开辟静海县敌占区,提供了可靠的后方基地,两区干部和群众在抗日斗争中所做的重要贡献,静海县人民不会忘记。

 

[责任编辑:芮继龙]
0
工业信息

蔡公庄镇乐器产业名扬海内外市场

    产成品西洋乐器34万支、迷你乐器255万套、乐器配件22万件,95%的产品出口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国家和地区……近年来,蔡公庄镇乐器产业园的“乐器蛋糕”越做越大,“乐器之乡”的美誉度不断攀升。

联系地址:天津市静海县静海镇迎宾大道68号 联系电话:022-68601350 邮编:301600 电子邮箱:jhxdyfwzx#163.com
Copyright 2011 中共静海县委组织部 All Rights Reserved